首页 资料查询 重要活动 聚焦永城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精品栏目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社会民生

旗下栏目: 社会民生 乡镇快讯 市直动态 领导要闻

网红食品诱惑大 市民购买需谨慎

来源:未知 作者:jryccm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31
摘要:本报记者 张 朋 网红食品可谓是当下十分流行的食品,人们往往为了一块面包、一杯饮料、一盒零食,甘愿排队几个小时或者花上大价钱,但随即而来的却是问题频出。在今年央视3 15晚会的大力曝光下,chiko曲奇、死神辣条、灯泡糖等众多网红食品纷纷跌落神坛,网

本报记者 张 朋

 

 
  网红食品可谓是当下十分流行的食品,人们往往为了一块面包、一杯饮料、一盒零食,甘愿排队几个小时或者花上大价钱,但随即而来的却是问题频出。在今年央视“3· 15”晚会的大力曝光下,chiko曲奇、死神辣条、灯泡糖等众多网红食品纷纷“跌落神坛”,网红食品安全问题再次提上日程。
  对于网红食品,我市市民怎样看待?商家销售情况如何?专家和相关部门有哪些建议?近日,记者就此进行了走访。

市民:贵也愿意买,但很少回购
  “我的朋友圈里各种网红食品都有,而且更新换代很快,有名的鲍师傅、脏脏包、喜茶等,我都吃过,本地没有的我就找代购。”市民李清琳是一名微商兼代购,经常外出到北京、上海等地,对于网红食品,只要朋友圈里见到的就尽力去买。她说,虽然网红食品都比较贵,很多还需要排长队,但想想买到后不仅吃到嘴里,还能炫到朋友圈,就觉得很值得了。
  虽然喜欢买,但对于网红食品的味道,李清琳则表示,大多数口感不差,但并不像朋友圈里渲染得那么美味。她曾经在北京买过一次鲍师傅糕点,因为怕买到山寨货,坚持到认证店铺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最正宗的食品,“结果自己吃了感觉有点儿腻,带回家后给父母吃,他们也就勉强吃了两块,都说一般。”
  去年8月,玛氏开发的辣味士力架开始订货,并迅速火爆网络,成为网红食品中的“新贵”。市民张昊获悉后,迅速从网上购买了10块20克小包装辣味士力架。对于这种网红食品,他和朋友们都跃跃欲试,但试过以后普遍很失望——试吃的6位朋友中,4人表示这种甜中带辣的味道怪怪的,1人表示不能接受这种味道,只有1人表示味道不错,不过这种辣味士力架比正常口味的贵了不少,不会主动去买。
  “虽不难吃,但很难接受。在我们的印象中,花生夹心巧克力应该是甜的。而且,我们原以为辣味士力架应该是充满挑战的辣,而不是这种甜辣味道。”张昊表示,去年德芙推出的暖姜口味黑巧克力在网络上很火,买了以后他和朋友们也觉得很不对口味;有种销售火爆的日本玫瑰香味糖果,买了以后也觉得货次价高,“以后这种另类零食我不会再买了。”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市民对网红食品最大的意见是:既贵了不少,也没有做到名副其实的好吃。“之前郑州某网红小吃特别火,我当时排了1个多小时队才买到,结果味道很一般;还有一家网红饮品店,也是等了1个多小时才买到,味道虽然还行,但不值得再次排队去买。”对于网红食品,在郑州上大学的市民张怡岚认为,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多花一些钱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是可以的,但普遍没有二次购买的欲望,“大部分味道一般,更何况价格贵、还要排队,尝尝鲜就行了。”

商家:只要商品好,“三无”也挡不住购买热情
  网红食品作为一种“新食尚”,在我市同样风生水起。在我市网红食品商家中,有的有实体店,兼顾线上销售;有的没有实体店,生产经营场所位于自家住宅内,没有工商营业执照或食品生产许可证。刘莉的私家烘焙小店就是其中之一。
  做糕点通过微信出售是刘莉的副业,主要在工作之余进行,接受微信预定,已持续1年有余。“我的顾客最开始都是熟识的朋友,通过朋友帮我推介、扩散,慢慢顾客就多了。”刘莉表示,自己以做网红蛋黄酥、麻薯酥、榴莲酥等为主,即使价格偏贵往往也供不应求,顾客们除了品类、口味和价格,其他情况一般不会多问,因为自己制作的糕点用料考究,口感也很好。
  记者了解到,2015年10月1日,《食品安全法》明确将网络销售食品纳入监管范围,也就是说,没有相关证照的自制食品经营行为涉嫌违法。但刘莉表示,微信本身是熟人圈子,顾客往往怀有更多的信任和宽容,“三无”根本挡不住自制食品生意的火爆。“只要用料好、口感好,自然就有回头客,而我们圈子里那些偷工减料、手艺不好的,干不了很久。”
  像刘莉这样,以自家住宅为制作场所,以微信为售卖渠道的自制食品卖家已逐渐成为我市网红食品卖家中的一个庞大群体。走访中,问及是否具备生产、经营许可时,多位自制食品的微信商家表示暂时没有办理,但承诺“绝对能放心食用”;还有卖家称:“我只是在家做,还需要办相关证件吗?”
  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市能即时买到的网红食品数量较少,以糕点类居多。永兴街某糕点店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这主要因为糕点类网红食品通过网络教程自己就能学会制作,而饮品类、肉食类网红食品配料复杂,一般需要专门去学习。“以我们店内的脏脏包举例,其实就是羊角面包浇上巧克力层,再洒满巧克力粉,这种面包在网上火起来以后,我们随即就可以制作。”
  对于脏脏包的销量,该工作人员表示,起初市民因为好奇,往往慕名来买,销量很好,而随着时间推移,现在尝鲜者很少了。“脏脏包其实并没有出彩之处,特别是很多女孩尝鲜后,对这种高糖高脂、口感一般的面包唯恐避之不及,又怎么会回购?”

有关人士:理性看待网红食品,纯手工、无添加未必健康
  从走访情况来看,对待网红食品,因好奇跟风购买的市民不在少数。
  市民闫瑞英前段时间就在某网购平台上买了两盒自热火锅,特意挑了最贵的一种。她购买的原因就是出于好奇心理,想目睹自热火锅如何食用。但她也认为,自热火锅大部分工本费都在包装上,食材味道应该不太好,“买最贵的就是为了好吃一些,买两盒主要为了凑单包邮。”
  试过之后,闫瑞英表示,自热火锅的味道还可以,但并不合她的口味,剩下一盒也没兴趣吃了。而且里面食材太少,46.8元一盒的价格过于虚高,以后这类自热方便食品都没兴趣再买了。闫瑞英直言,很多网红食品自己尝试过后就没有再次购买的欲望了,“就像我去年买的一盒非常漂亮的星空棒棒糖,看够了以后尝了一个,特别难吃,之后对它再也提不起兴趣了。”
  另外,闫瑞英也用自己的经历证实了自热火锅加热方式存在隐患。在火锅自热过程中,因内盒与外盒并没有结合得严丝合缝,导致少许高温液体飞溅出来。因怕烫伤,她也没办法再次修正内盒的位置,只能站在旁边等待自热完毕。
  据有关专家介绍,人们热衷于购买网红食品,一种是源于食物本身的挑战性。因为没有人会甘心一个人默默吃掉一份“奇葩”食品,不宣传出去,实在是“白吃了”,越宣传则越“红”;另一种是为了体验获得的高成本。直白的说法是,网红食品要么贵,要么难买,要么又贵又难买,能体验到就是赚了。
  对此,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名誉会长王庆义表示,商家在销售网红食品的过程中都会运用心理学,让人们从听说、排队到购买,直至拍照,兴奋、好奇感上升至顶点,从而花更高价格、更多时间去购买。而不具备心理学常识的普通市民,面对网红食品时,不管是否真正了解、认同,都会产生从众跟风心理,不然就会有“我得试一下,不试的话就缺席、吃亏了”的感觉。而结果则是,买的过程大于吃的味道,很多人会得出“不过如此”的结论。“建议广大市民理性看待网红食品,购买时先理性分析一下,确认是否因刚需才去购买,切勿盲目跟风、追捧。”
  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流通科副科长任军则表示,很多自制网红食品的商家不具备专业设备及专业制作知识,打着纯手工、无添加旗号的网红食品也许并不健康,即使真的不含添加剂,原材料真的很考究,但也存在不易储存、保鲜期短、食品质量不明等问题。“实际上,食品添加剂并没有那么可怕,在现行食品安全标准监管下,正规厂家生产的食品中使用的添加剂剂量,其实是无害于人体健康的。”任军说,对于消费者而言,无论是追捧实体店还是线上的网红食品,在购买时都应该对这些食品的生产日期、保质期、生产地址等信息进行关注,以保护自身身体健康和正当权益。

 


责任编辑:jryccm

频道精选

^_^
首页 | 资料查询 | 重要活动 | 聚焦永城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精品栏目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 2018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