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料查询 重要活动 聚焦永城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精品栏目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视觉永城

旗下栏目: 视觉永城 永城事 永城人 关注三农 经济资讯 直击大项目 政法前沿

——用镜头和文字温情记录我市装修工人群像 “装”遍万户千家“

来源:未知 作者:jryccm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02
摘要:在我们这座城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工作在各小区的毛坯房里,每天与黄沙、水泥、地板砖、水管、电线、木料、腻子、油漆打交道;他们在获得基本物质需求的同时,将住户的新居打扮得更像一个家的样子;他们装遍万户千家,修得酸甜苦辣,笑谈人生况味他们共同

     在我们这座城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工作在各小区的毛坯房里,每天与黄沙、水泥、地板砖、水管、电线、木料、腻子、油漆打交道;他们在获得基本物质需求的同时,将住户的新居“打扮”得更像一个家的样子;他们“装”遍万户千家,“修”得酸甜苦辣,笑谈人生况味……他们共同拥有一个朴实、平凡的名称——装修工人。

11111114.jpg

水电工赵钢:中专毕业 重在实践
  水平尺横贴或竖贴混凝土墙面,气泡居中时,师傅沿尺子画一道黑线。如此反复,天润城二期一套毛坯房里出现了多个大小不一的长条形。
  赵钢脱下外套,摘下眼镜,把它们一同塞进袋子里并扎好袋口;一身工装取出,用手一抖,散出粉尘;工装套好后,他又戴上一顶帽子和两副口罩。
  插头接电,赵钢双手抱着切割机来到一处墙面,对准画线位置,摁下开关,机器运转。当高速旋转的墙锯切到墙面时,粉尘迅速在房间里弥漫,几乎无孔不入。“前几天干活,电锤打眼时突然碰到墙里的钢筋,我的右手腕被机器震伤。”切出一个凹槽后,被粉尘包裹全身的赵钢说道。
  10年前,19岁的赵钢中专毕业后去了浙江慈溪当水电工学徒;2010年,他学成归来,在东城区干水电工至今。
  “等切墙全部干完,就能铺设水管、电线了,这活一天就能干完!”赵钢笑了,但随即眉头一紧,“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整个装修行当越来越难干了!”

111.jpg

运料工老刘:诚信第一 踏实做事
  雪花飞舞,天寒地冻。苏州花园南区的路面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一名黑瘦的中年男子拉着满满一车黄沙一步一步地踱向3号楼。
  他就是刘书祥,“圈里人”都喊他老刘。别看老刘已经54岁了,干起活来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做人诚信是第一位的,任何时候都要守信用!”下雪天,别的工友都回家了,只有老刘答应户主运完黄沙再走,好方便下一步拌料施工。他一个人将黄沙一车一车地运到7楼,每车黄沙少说也有700斤重。
  2008年,为了供一双儿女上学,老刘从蒋口镇来到东城区,在城市边缘租了一间简易民房居住。从那时起,每年的农闲时节,东城区各新建小区里总活跃着老刘搬运黄沙、水泥、地板砖的身影。
  “刚来时,村里人都说我傻,说人家都去挣钱多的南方打工,而我却在东城区出苦力,还挣钱少。可我却觉得,在家打工方便照顾上学的孩子,我挣钱再少,也从来没让孩子们在教育上吃过亏。”果不其然,老刘的女儿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儿子更争气,目前在河南大学医学院本硕连读。
  老刘挣钱的确不多,“干完一户的活,300块钱得4个人分,一个人只分了不到80元,但我不愁没活干!”一说到有活干,他就乐个不停。
  “挣钱不在多与少,天天有活干就好;今日干活您满意,明天有活还找我;老老实实去为人,踏踏实实把事做。”笑对生活的老刘在名片背面,印着他自己创作的顺口溜。

11117.jpg

铺砖工王保义、张彩云:夫妻搭配 干活不累
  “这就是掏力的活。俺俩年龄也大了,家里的地也流转出去了,要是不干这活就不知道该干啥好了!”笑声中,昏暗的灯光映着张彩云冻红的脸和冻皴的手。
  在客厅一角,张彩云铲起一铁锹水泥砂浆,刚好倒满一个小桶,她弯身用手指戳一下水泥砂浆,然后把桶递给一直在铺地板砖的丈夫王保义。张彩云凭借多年的经验,用手一试便知水泥砂浆拌得合适与否。
  “铺地板砖得先用水平尺测量水平,再在地面摊开拌好的水泥砂浆,接着把地板砖铺上,用橡胶锤把砖的四边敲一敲,逼出砖底下多余的空气;下面,用手摸摸砖和砖中间的缝平不平,不平的话,先用502胶水固定砖缝两头,再用橡胶锤敲平;24小时过后,地板砖和水泥砂浆就凝固在一起了,502胶水也很容易清理掉。”说罢,王保义已经把一块30斤重的地板砖与相邻的地板砖拼接得严丝合缝、平整如一,而他脸上的笑容则把皱纹挤得更深。
  王保义、张彩云的家紧靠侯岭乡薰衣草庄园。每天凌晨5点,夫妻二人驾驶满载工具的电动三轮车往东城区赶,6点左右开工,一般要忙到晚上7点;有时为了节省开支,他们中午就在干活的房间里做饭吃。两人育有二女一子,女儿均已出嫁,儿子今年参加高考。为了儿子,年过半百的他们决定靠着这门手艺再干几年活。
  这对“夫妻档”在业界得到的评价很高,虽然属于散工,但客源不断。这不,他们在这一户的活还没干完,下一户已经在等待中了。

11112.jpg

木工曹显峰:入行十年 自信老练
  卷尺一量,站在人字梯上的曹显峰借着灯泡的光亮读数:“95厘米”。下面的师傅收到信息,马上裁下一块同等长度的石膏板向上递去。嗒嗒嗒……钉枪“发射”完毕,石膏板不偏不倚地固定在木质过道顶上。需要挪到客厅顶下方时,曹显峰并没有从人字梯上下来,而是两条腿夹着梯子,像踩高跷一样,“走”到目的地。
  入行10年,31岁的曹显峰堪称“业界老手”,挑水平、放线、上木料、钉石膏板……丰富的经验让他在工作中十分自信。
  “这是我们在天下城小区装的第三户,包括过道顶、客厅顶、餐厅顶、酒柜、衣柜,按照客户的要求,这些都快干完了。”曹显峰暂时停下手中的活对记者说道。
  曹显峰和两名师傅一组,依附于一家装修公司。“干我们这一行收入时高时低,很不稳定。”他们的工资实行计件制,每做完一件木工活,根据其复杂程度和耗费工时,价钱自然也不一样。

111113.jpg

漆工吴见文、朱爱莲:刷墙细腻 配合默契
  左手握刮刀,右手持托板,吴见文站在横于两个人字梯之间的木板上。他弯腰伸出左手,用刮刀向桶里铲出一块腻子;随后,腻子在刮刀与托板间来回“翻滚”。吴见文用托板将这块腻子自左向右在墙面上展开、抹匀。
  嗡嗡嗡……朱爱莲开动冲击钻,将40斤的腻子粉和半桶水搅拌均匀,直至腻子粉变成面糊状。
  “他刷房顶和墙的上半面,我刷下半面,俺俩配合着干。”朱爱莲边说边接过丈夫递来的空腻子桶,并递上装满腻子的桶。
  “干漆工得先补缝、贴防裂纸、刷腻子。一般腻子要刷两遍,今天把所有房间刷完,明天再来一遍。等腻子完全干了,再打磨;打磨时,埲得到处都是灰。最后再上漆。”朱爱莲虽说是吴见文的助手,但说起工艺流程也头头是道。
  这是夫妻俩在“神火·城市雅苑”干活的第二天。“干漆工活就跟干自己家的活一样,不干细腻些交不了工!”吴见文用手背抹了抹落在脸颊的腻子说道。
  一天下来,他俩的头发、工装都被染成了白色。
  吴见文今年39岁,朱爱莲大他一岁。他们家住侯岭乡春雨汽车城附近,上有两位老人,下有三个孩子。家里的10亩土地由老人打理,夫妻二人专心干漆工活,他们靠勤劳的双手撑起了这个七口之家。

 

责任编辑:jryccm

上一篇:【记住乡愁】梅庙村:杂技传世万里行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_^
首页 | 资料查询 | 重要活动 | 聚焦永城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精品栏目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 2018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

电脑版 | 移动版